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
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蓝冠在线: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

作者:dede58.com时间:2017-11-23 22:18浏览: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图/尹夕远

“我只坚持我自己的热爱,我活得痛快就行了。我干嘛非得委曲求全,套在你们给我准备的外壳里?”

文 ✎ 裘雪琼

编辑 ✎ 张慧

“表演总教头”刘天池跟着综艺节目《演员的诞生》一起火了。

可她自己还没完整看完一期。

录节目的日子,她的行程总是安排得紧锣密鼓:从北京搭早班飞机赶往浙江绍兴;一抵达便和演员调剧本、聊角色,头脑风暴常常持续到后半夜;次日中午开始录制,一录就是十来个小时。

回到北京,她一头扎入刘天池表演工作坊(以下简称“工作坊”),备课、上课,一刻不得闲。

“我哪有时间看?我永远就看不了节目!”刘天池对火星试验室说。

而演播室外,刘天池已经名震江湖。第一期播完,她上了微博热搜。两周后,她对王俊凯和欧阳娜娜的表演指导,再度盘踞热搜榜。

观众的反馈通过节目组交到这位教龄19年的中央戏剧学院(以下简称“中戏”)表演系教师手上。她很惊喜,因为观众看懂了。“大家都在说(欧阳娜娜)收住的一瞬间、(王俊凯)断臂的真实感,这些是我特别开心的。”刘天池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,眼神发亮,嘴角挂笑。

她感觉自己的教学不只对明星起作用了。

“把表演的星星之火种在观众心里”,正是“戏瘾还没过够”的刘天池这些年执意追求的。

参与《演员的诞生》亦是为此。

2017年5月,节目总导演吴彤辗转联系上刘天池,请她出任表演指导。对娱乐综艺“敬而远之”的刘老师最初没有松口。但吴彤三顾茅庐,软磨硬泡。考虑到媒体的力量能“引起大家对真正的演员的思考”,刘天池答应了。

原来是你

2017年11月18日,第七期《演员的诞生》录制前一天,北京高碑店一栋二层小楼里,四个小时的表演课开始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图/尹夕远

“让你这台机器全力开动!加速!不要让自己停下来!”刘天池在播放着动感音乐的排练厅内高声下达指令,同时蹦跳、抖动,如充完电的马达一样动力十足。

她跑到每个身体僵硬的学员跟前,高频、兴奋地跳动、摇摆肩臂。

“开不开心?”她咧开嘴角,中气十足地问。

“开心!”

被亢奋情绪感染,学员们逐渐舒展、释放,大笑、喊叫,累了就顺从身体,自在地躺在地毯上。

刘天池解释,这叫“解放有机天性”,通常是课堂教学的第一步,极耗体力,但富有成效——身体疲惫了,学员便脱掉外壳,返璞归真。

这个教学方法,她用了近20年,但她自己上学时完全用不上。因为她喜怒都很直接,又轴,想干的事死磕也要拿下,不心疼自己。这样的性格当演员爆发力特别好,瞬间入戏,立刻哭立刻笑。“你的天性不用解放。”老师曾这样说她。

2016年年初,刘天池把自己的教学方式复制到校外,拉上有24年交情的好友李梅,共同创建工作坊,为有志从事表演的学员提供表演指导。

但最近她心里惦记的是节目中的学员王俊凯和欧阳娜娜。“是两块挺好的原石,我还挺有欲望开掘一下。”刘天池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而网友们开掘完她的履历,才发现这位表演“总教头”一直是枚琳琅美玉:1992年,成为孟京辉话剧《思凡》第一任女主角;1993年在电影《活着》中扮演凤霞;2010年任电影《金陵十三钗》表演指导;2012年参演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,传神地诠释了农村妇女王秀娥……

刘天池的微博下,有许多网友恍然大悟的留言:哦,那个角色原来是你演的。

这正是她想要达到的境界。“演员就是要藏在角色后面的,你用身心、情感、所有的东西去完成一个角色。观众记住的应该是角色。”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图/尹夕远

这也是角色能带给演员的“什么都代替不了”的幸福感。1991年的中戏新生入学首次表演,生于吉林省戏剧世家、打小泡在吉剧舞台后台的刘天池,唱了一首东北民歌《大姑娘美大姑娘浪》。水银灯“啪”一照亮,她见到观众的一瞬间,“幸福感爆棚”。一曲终了,台下掌声雷鸣。

学校组织新生到北京人艺看话剧《海鸥》,“咣-咣-咣”三声钟响,灯光齐齐射向舞台,红色大幕缓缓拉开。坐在最后一排的刘天池被震撼得泪流满面。

“原来这么幸福!”20多年过去,悸动仍在,她不自觉地提高音量,眼眸闪动着光彩。

那4年,她常常往人艺跑。买不起票,她就央求徐帆、何冰等师姐师哥,偷偷带她进去。尽管只能站在灯光架子下和侧幕条看演出,她依旧觉得幸福得不得了。

“你一毕业就来吧。”很多老演员当时对她说。奔着这个目标,她训练了自己四年,结果换来的是“哭得跟王八蛋一样”。

毕业那年,北京人艺不要小花旦,刘天池只好选择远走日本。办完去日本四季剧团工作的全部手续,人艺的名额又来了。她接完电话,站在人事处门口,“哭得更加王八蛋了”。

万般纠结中,她去请教合作过电影《活着》的导演张艺谋。张艺谋正忙于电影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的后期剪辑。坐在剪辑室,他的分析直截了当:“你是一个很有表演能力的人,但是因为外形的原因,你可能不能成为大主演……你只有多学东西才能在演员这条道路上走得更长。”

刘天池明白了。她远赴日本,三年后学成回国,心中想的还是演戏,却阴差阳错进入中戏音乐剧班当了老师。

最初,刘天池觉得自己“不像”老师,没有自信心。学生也不叫她老师。98级的邓超那拨人叫她“姐”、“老大”,有的男生直接叫她天池。2006年后,学生自发喊她“池妈”,一届届叫到现在。

人生第一堂教学课开场短短五分钟,就让刘天池决定不做演员了。她喊“起立”,所有人都站起来。她喊“集合”,大家立刻聚拢过来。她第一次感受到教育的责任是这么大,责任心顿时涌上来,“演戏的心,就被我掐死了”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图/尹夕远

得知刘天池回国,导演张元、冯小刚、赵宝刚陆续发来橄榄枝,她统统回答“对不起”。她只想安心在学校待着。

张元“骂”她:“你有病啊,人家都能两边兼顾。”

她说:“我可能笨,我两边不了。”

一断,就真的断了。她的生活字典,自此只有“带班”二字,一腔热血,毫无保留。

中戏2002级表演系3班学生周觅告诉火星试验室,十几部班上汇报表演的独幕剧都由刘天池一人指导。一组学生排演两小时,她悉数指点完毕,已是半夜时分。

周觅大三那年,刘天池怀着8个多月的身孕排了3部毕业大戏。刘天池的硕博导师麻淑云看她挺个大肚子,风风火火地上台下台,不由替她捏把冷汗。但刘天池爽朗一笑,“没事儿!”一转头还是风风火火的。她说自己真的太喜欢排戏了,“要是有一天死在舞台上我都觉得挺高兴的”。

“学生特别买刘天池的账,老师爱不爱他们,学生心里最明白。”麻淑云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《演员的诞生》让这位喜欢排戏的表演老师火了,但她的生活没变,“我又不需要在公众面前做广告,我还是在我的课堂。”

刘天池已经习惯性地将第一身份设定为老师。而老师就是要藏在学生的背后。学生有自己的角色了,老师的价值就体现完了。

她开玩笑说,等到变成“池奶”,就退休。

肯定要发生变化了,等着吧

藏在后面的老师刘天池是快乐的,也是挑剔的。

她始终相信,演员必须有敏锐的观察能力,这是天生的。“老师的作用是把你从一块璞玉原石给打磨出来。你的料不好,我怎么能雕刻成一个伟大的作品呢。伟大的作品都是因为料好。”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11月20日,刘天池和工作坊同事为《演员的诞生》修改剧本。绚儿供图

这个打磨的过程,中戏毕业的章子怡、袁泉都回忆过,他们在低年级时压力重重,痛苦不堪。刘天池也不例外,大二上学期时“想自杀的心都有”。

她最擅长虎妞、金子这种大开大合的女性角色。老师打击她,让她沉下来,去演梅表姐。“原来死也不相信我能演梅表姐,差的太远了,但我们老师就是让我演。”

她的表演课老师高景文,教出过巩俐、孙红雷等很多明星。他不拿正眼看大二学生刘天池,还刺激她,“你也就这样了吧,选择退学吧。只拿你这一面来塑造各种角色,你不配当演员。”

刘天池大哭,一气之下交了一个无言练习。图书馆里,小女孩喜欢上小男孩,很安静的那种表演。高老师又跟她说话了。她后来才明白,老师是为了让她细腻观察和体会人。

班里排练曹禺的话剧《原野》。刘天池心仪大胆泼辣的金子,但高景文点名让她演瞎眼的焦母,“那阵子真是,每天攥着大棍子直出汗,气的我。”

第一次排演结束,高景文臭骂她:“作家笔下的人物是个活人,需要你用身体、情感、灵魂、所有东西把她从一张纸上立体起来。你现在做的,是在做她的讽刺漫画。你对不起人!那你就不配是个人!”

挨了骂的刘天池当晚跑到顶楼小剧场,把所有窗户打开,体会剧中的旷野是什么状态。她把灯都关上,握着根棍子,摸摸索索走遍了剧场,磕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。“老师都骂成那样了,冷也不冷,摔跤也不痛。”

她独自练习到凌晨四点多。几个小时后,她如同鬼魅的表演换来高景文的认可。

“这下你把人物感觉抓住了。”回忆老师的这句表扬时,刘天池激动地拍了下桌子,语气畅快尽兴,“一个演员有了人物形象后,那种幸福只有你感受到。”

那半学期,刘天池演的都是茶花女、梅表姐这种悲剧角色。演了,她才知道,原来女性还可以是这样的。

自己也当了老师后,刘天池经常告诉学生,你们面对的是一个生命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11月20日,刘天池在化妆间为《演员的诞生》修改剧本。绚儿供图

但身处象牙塔的刘天池明显感到行业风气在转变。2010年之前,制片人会问她:“你们班哪个学生最会演戏?”之后,10个制片人有9个问她要班里“长得最漂亮的女生”和“特别帅的男生”。

“为什么?”刘天池问。

“社会需要,现在小孩就看这个。他们现在就这样,就神经病。”制片人甚至懒得和她辩论。

是不是时代发展了,观众就不再关心表演的真实与细腻,只需要如挂历、雕塑般完美无缺的脸蛋?刘天池疑惑了五六年。

她自知无法抗拒时代潮流,但不愿迎合,而是选择等待,坚持。

在这场流量和演技的抗衡中,刘天池最先感到春江水暖是通过B站。

2015年,她第一次上B站,被填满画面的密集弹幕吓了一跳,匆忙喊来一位学生帮忙关闭。

得知弹幕是网友的自由发言,她又打开,逐条浏览,心中暗生喜悦:“观众可以发声了,就会对表演有要求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这真好,肯定要发生变化了。等着吧。”

果不其然。2016年,多家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像是约好一般,纷纷找到刘天池,表示自家艺人需要指导。瞄准时机,她创立了自己的表演工作坊。

2017年年初,爱奇艺CEO龚宇约刘天池见面,邀请她参与“天鹅计划训练营”。该计划与TVB无线艺人班相似,旨在为爱奇艺输入相对稳定的新鲜血液。

刘天池与6名工作坊老师对12个年轻人进行3个月的表演训练。学成交付时,她特意与爱奇艺沟通,让这批年轻演员从演小角色起步,稳扎稳打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而《演员的诞生》让刘天池有机会更直接地接收观众的信息。“是我们从业人员,把很多事实扭曲了,认为观众喜欢的是这个(颜值),原来观众喜欢的是这个(表演的真实)。”对一个中年教师来讲,这是一支强心剂。她笃定,“后面四十年,会坚持不懈地将表演的根基扎到底。我不会随着社会的改变而放弃探索人性,绝对不会。”

她也把自己对专业的思考,实践到工作室中。合作伙伴李梅毕业于中戏导演系,比刘天池低两级。“有追求,有精神头,也豁得出去”的刘天池,经常给李梅等工作坊同事“下各种任务,发各种书”。结果,李梅床头如今摆着十几本表演理论书,比上学的时候还多。

“我只尊重表演这一件事”

参与《演员的诞生》让刘天池更忙了,来回赶飞机,边吃饭边改剧本,熬夜更是家常便饭。但在工作坊面对着二十多个学员,她还是精力十足。

表演课进行到生活动作小练习环节,刘天池跪坐在排练室最前方的地毯上,双手撑地,脖子向前伸展,瞪大眼睛,像雷达一样细致、严密地扫视每一个学员。

“演员就是一个挖掘机,一定要往最深层的东西去挖。”刘天池告诉眼前的年轻人,“欲望,是你们所有动机的阀门。”

电影《活着》中,她就是以自己的方式“挖”出了凤霞这个角色的生命,以至于20多年后,仍有网友在微博夸赞她演出了“凤霞的单纯、善良、美好”,“谢谢你演绎了这么一个动人的角色。”

“动人”这两个字,起初是放不到刘天池身上的。

中戏入学考试,她准备好的歌曲是毛阿敏的《绿叶对根的情谊》。但她前面有个男生唱《妹妹你大胆往前走》,没唱上去。刘天池在一旁乐,身旁有个男生激她,“你唱得好你唱”。

等刘天池上场,老师问她唱什么。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,说“唱《妹妹你大胆往前走》”。众目睽睽之下,她模仿男人的声音唱起“嘿,妹妹你大胆往前走……”越唱越嗨。对面的老师,三四个都笑到椅子下面去了。她则嗨得跳起来,跑起来。

“后来入学,师哥师姐都知道,有个姑娘唱这歌,唱的那个嗨啊。”刘天池笑着回忆。

在李梅眼里,柔软这词儿,跟刘天池没什么关系。她没什么脆弱的时候,有学生要离开时,她会伤心,“流两滴眼泪”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▵11月18日,刘天池参与《演员的诞生》现场排练。绚儿供图

她也调侃自己,“刘天池变成淑女,地球岂不是要倒转?”平日里,她就绾着发髻,化淡妆,穿深色休闲款毛衣、运动裤和马丁靴,周身没有一处首饰点缀。刘天池“感谢老天爷掐断了对物质渴望的神经”。

李梅心疼她生活“忒不讲究”,吃穿都很简单,只有喝美式咖啡与抽黄山牌烟两个爱好。刘天池倒是给出另外两个答案——爱做家务,“贼喜欢做饭”,此外就是看美剧、电影和纪录片,国产电视剧都很少看。

受丈夫祖峰影响,刘天池也写毛笔字,但很随意,不会像祖峰一写就是七个小时。她有时会捣蛋,支开祖峰自个儿写,但没写几个字,笔一扔就跑了。“她什么都喜欢,特别热情。”祖峰说。

她的前学生、现同事张倩吐槽,“女人喜欢的她都不爱”。刘天池也自嘲“我怀疑我体内住了个男人”。

但在1993年,张艺谋实打实地发现了她“体内住着一个女人”。

演完孟京辉的话剧《思凡》,正在为如何塑造焦母犯愁的刘天池,被一个副导演带去见导演,没说是谁。

敲门,导演不在,她就坐在走廊舒服的地毯上,靠着门,睡着了。过了一会儿,刘天池觉得眼前模模糊糊有个人。

“同学你是谁?”她睁眼一看,是张艺谋。

“可能有人带我见你吧。”

“哦,见我。”

午饭时,刘天池插不上话,就埋头吃。张艺谋他们要写东西,没有笔。刘天池当时头发很长,喜欢用一支笔当簪子。“我说我有笔,你们用吧。”她拔出笔,头发披下来了。

过了几天,有人来通知刘天池演凤霞,“巩俐演你娘,葛优演你爹”。

“我说,这好大一个事儿啊,怎么就定我了。”她当时从未拍过影视剧,进组就到山东农村体验生活。

在张艺谋安排下,化妆师为她梳了两根麻花辫,服装师递给她几身红衣裳,刘天池住进同村一个女哑巴家里,搓了一个月苞米。

张艺谋不讲戏,刘天池也不愁如何表演。日复一日,她融入凤霞,与葛优、巩俐建立亲人关系,人物和故事自然在她体内生长。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时移势易,现在的演员已经很难像刘天池当年那样。她也明白有些表演教学需要更新,但她坚信表演的基底——真实、细腻地展现人物心理变化、情绪爆发——没有变,必须一脉相承。

她推荐学生去试镜时特别理直气壮。“他就适合这个角色,你们不用,你们有病吧?”刘天池说,自己没有私心,不从学生那里拿经济回报。“我想让我的底气一直这么足,我只尊重表演这一件事,我推荐是因为表演本体,而不是人际关系。”

她不开经纪公司,因为怕自己变质。

2014年4月,恩师高景文去世。悲痛过后,刘天池更加坚定了培养好演员的念头。“她入戏剧这行、留校当老师,高老师都是楷模。她好像接过高老师衣钵似的。”李梅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嗅觉敏锐的投资人接连登门,苦口婆心劝刘天池利用名气办考前指导,能赚好多钱。

刘天池被吓坏了,害怕被资本带走。“我只坚持自己的热爱,活得痛快就行了。我干嘛非得委曲求全,套在你们给我准备的外壳里?”她告诉对方,自己不想赚钱,就想让表演有个正确的观念。从蔡元培到梅贻琦,都是穷得叮当响,“为什么到我这儿就得富足得不行?我得认这个。”

她教出了演员文章、唐嫣、乔欣、张铭恩,但自己极少露脸。偶尔出现在影视剧里也是客串,过过戏瘾。

《父母爱情》拍摄时正值放假,为了给好友孔笙捧场,加上角色“好玩”,刘天池去演了10天。电视剧《猎场》在上海取景,张嘉译饰演的角色少个妻子,导演姜伟得知刘天池身在杭州,临时喊她客串了3天。

配角,戏少,刘天池丝毫不怠慢。为演好秀娥嫂子,她提前20天准备:看参考片,模仿农村妇女的说话神态、肢体动作;往手机里录河南方言,天天听、天天讲,到了剧组,她一张口,出来的就是地道的河南话。

朴实、碎嘴、爱八卦又热心的秀娥嫂子令人印象深刻。有人看了《演员的诞生》后,到刘天池微博下留言,“突然发现您是《父母爱情》里的秀娥嫂子,这部剧我看了十几遍,真的觉得那个农村妇女被演活了,真的很棒!”

刘天池:只爱表演这一件事,爱得“贼沉贼沉”

相比受众广、成名快的影视剧,刘天池对舞台剧情有独钟。

2000年,张广天导演的话剧《切•格瓦拉》在广州巡演,刘天池饰演女反派之一。一晚演出结束,俩人坐在宾馆前的水池边聊天,她感叹:“演戏多好啊,我没有任何要求,只想站在舞台上。”

“肯定要回舞台,要演的。”刘天池说,“舞台剧在我心里,贼沉贼沉,就是我第一次听到北京人艺钟声的印象,我知道舞台是神圣的。”

可不是现在。她愿意等待,等稍微空下来的那一天,钟声三响,灯光一亮,红幕徐徐拉开,观众安静又期待。而她,则将慢慢体味那种带她入行的幸福感。

电话:13866999966
联系人:王经理
Q Q:88996699
邮箱:admin@dede58.com
地址:中国XX省XX市XX路XX号